朕是猫

《朕是猫》

最强至尊全能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最终票数定格,青色小白熊成功进入十强,五条仁也是再次被淘汰,大张伟在现场调侃五条仁,说他们一定会回来的,因为他们是不散的一条魂。

结束了录制,青色小白熊五人也是被邀请参加马冬主持的一场类似于聊天访谈类的节目,同行的有五条人,约好录制的时间是在明天晚上,随后马冬也是加了青色小白熊五人的微信,说是怕联系不到他们,因为他们连经纪人都没有。

结束了一天的录制,身体疲乏,回到房间吃了点零食,洗了个热水澡,就沉沉睡去了,明天晚上还要录制,真是很累啊,王苏文叹了口气,原来这些生活也和自己想像的不一样。

......

“下车了!”王苏文拍醒了在车上睡着了的小青,小色他们在另一辆车上,他们同时到达了指定地点,下车后几人一起上了楼。

“喔!可以啊!伙食不错!”小色看到一桌子的烤串,搓了搓手,美滋滋的说道。

马冬和一旁的鸿飞听后都笑了。

“来来来,坐坐。”马冬招呼几人坐了下来,五条仁还没来,不过应该快了,刚刚仁科还给王苏文发了消息说他们快到了。

过了四五分钟,五条仁的仁科和阿帽来了,还有两人没有过来,这下人算是到齐了。

“来吃吧。”马冬一边说着话,一边让工作人员拿了九个不透明的大杯子。

“这是要做甚?”王苏文假装不懂。

“四啊,喝阔落要这么大杯子吗?”仁科也在一旁演着戏。

马冬白了一眼两人,“你们的酒局我都听说了,别装了,上家伙。”话音刚落工作人员就用推车推了两个巨大的酒桶停在了桌子的两边。

“这.....”王苏文看着这个得有一米来高的酒桶,有些说不出话来。

“这是真酒桶吧?”小青打量着这个巨无霸,嘴里喃喃的说道。

一旁的小色听到这话,立马站了起来抱住了酒桶,嘴里还喊着:“肉蛋充饥!”

所有人:“???”

看着众人的反应,小色有点尴尬,他挠了挠脑袋:“你们没看过马老师直播吗?”

所有人还是直愣愣的看着他,没有反应。

“好吧”小色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无奈的说道:“真的不懂幽默。”

王苏文:“呵呵”

马冬在一旁有些不理解,他是真的不知道这个梗,所以很好奇,他以为这是乐队之间玩的一个梗,于是开口问道:“这是乐队的什么梗啊?”

“什么?”

“就是小色说的肉蛋充饥啊。”

“啊?这个嘛?”小色将嘴里的肉咽下,喝了一大口扎啤,说实话这酒味道不错,“这个啊,是个游戏主播,技能用的下饭,所以就有了这个。”

“哦~是这样啊”马冬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装作自己已经懂了,其实他还是很懵逼,这货说的什么,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鸿飞瞟了一眼坐在旁边的马冬,解释道:“你不知道很正常,那是一款游戏,很火的,尤其是他们这样的年轻人。”

“那你怎么知道的?”

“我还年轻啊!”

马冬:“???”

你跟我在这不要逼脸了?说我老?呵呵!你要完!马冬笑嘻嘻的拍了拍鸿飞的肩膀,慈祥的说道:“年轻人多喝点!”

看着马冬的笑脸,鸿飞心里打着突突,这个笑容他很熟悉,这个笑容里是藏着刀的,以前录制节目时,在坑嘉宾时他就是这种笑容,今天怕是不能善了了,我得赶紧挽救一波,“冬哥最近又年轻了,帅了不少啊!看着真让人高兴”

马冬:“呵呵,高兴你就多喝点,来,你加满,干了啊!”马冬一边说一边指着鸿飞面前还剩半杯酒的杯子。

说完马冬就把杯子里还剩下十分之一不到的啤酒喝完,然后就盯着鸿飞看着,后者没有办法,自己的嘴惹得错,那就让胃来承受这个痛苦吧,酒杯加满后仰头就喝了起来。

看着鸿飞喝完一大杯酒,马冬又赶紧招呼桌上的人跟鸿飞喝,“来来来,大家多和鸿飞喝喝,他今天很高兴。”

“别,冬哥,录节目呢,这是乐队我做东,不是鸿飞我做东啊,我是个陪客的!”鸿飞在一旁阻止,要是桌上人都和他喝的话,那到时候就是人体喷泉了。

好在是在录节目,所以马冬也只是和他开开玩笑,认真的话今晚可真是喷泉了。

烧烤加啤酒在夏天果然是绝配,随着时间的推移,酒桌上也变得越来越热闹起来,在几轮游戏后,几个人喝的都有点微微上头,特别是阿帽,一看就知道喝的有点大了,酒后的老传统,聊天打屁环节来了。

在马冬眼里,让人最好奇的乐队的就是青色小白熊了,尤其是里面的乐队的主唱小白,看着个人简介上才二十三岁,怎么写出来的歌词像是一个经历社会几十年的人一样。

马冬看大家和的也差的不多了,可以开始进入话题了,“咱们聊聊天吧,一边喝一边聊。”马冬环视众人,开口道:“其实我比较好奇的是小白,感觉他写的词跟这个年纪很不相符。”说完马冬就看着王苏文,他想看看后者会怎么回应。

当王苏文准备开口时,阿帽打断了他,只见他站了起来,一只手插在兜里,一只手笔划着,桌上所有人都抬头看着他,他说道:“我记得跟青色小白熊他们第一次遇见是在广东吧,那时候是一个音乐节,不是很有名,然后他们也在,有四年了吧,我记得那时候,第一次看见他们还是小孩子呢,那时候你们读大学吧?”阿帽看了一眼王苏文他们,后者点头回应。

阿帽又接着说道:“以前的小白就是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吧,就是会乐器,唱歌还可以,那时候的他创作能力是没有这么好的,今年开始就感觉他完全变了一个人,就像小说里说的那样重生了。”

王苏文对着阿帽笑了笑,心底默默回了句,还真被你说中了,我想就算是说出来你们都不会相信吧,也只会说我突然就开窍了。

果不其然,小熊突然就打断了阿帽,只见他站了起来,一口气干完一大杯啤酒后,打了个嗝,开口道:“怎么可能跟小说一样重生了,应该是受刺激开窍了!”

得,还真有人这么说,王苏文回过头看着小熊,心里清楚的很,谁会相信你重生了。

“小白哥以前跟我们一样,就是性格差不多的,就是有点小文青也可以说是一点小闷骚,会写些小句子什么的,所以现在小白哥写出来的这些歌词我觉得是没有问题,以前我就能看出来了。”

“受了什么刺激?性格转变很大吗?”马冬听的很好奇。

一旁的小小将送到嘴边的串放下后说道:“我觉得算是吧,以前他是挺逗的一个人的,现在比以前的话要更闹腾,但是有时候你看他一个人在那吧又很安静,就是周围都是人在那玩的很嗨,他也能坐在那安安静静的,还有他创作的时候就是感觉生人勿近的感觉,跟以前差别挺大的,就感觉他有时候不知道是真的玩的很开心,还是装出来的。”

“???”

王苏文心里很疑惑,观察的这么仔细啊,自己真的是这个样子的吗?我跟你们在一玩真的很开心啊,没有装啊。

马冬看到王苏文皱着眉头,感觉他似乎要说些什么,于是开口问道:“小白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觉得吧,其实人人都在改变啊,只是变化大小而已,或许我是因为某些原因吧,对于我来说确实那段时间挺不好受的,让性格确实有些变化,在那段时间,就是去年九月份到今年七月份吧,我是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所以感触也比较多,加上以前也有些写词的功底,所以词就会让人稍微有点感觉吧,我感觉我还是我啊!”王苏文靠在椅子上,双手环抱在胸前,撇着头淡淡的说道。

“总感觉小白身上有点悲伤的情绪,就是感觉他的周围不是那么的阳光。”鸿飞皱了皱眉头,他坐在椅子上,总觉得王苏文周围像是有什么东西笼罩着。

“确实,有时候他就是这样。”小色摊了摊手,表示很无奈。

王苏文挠挠头,很疑惑地问道:“哪样了?”

“就是觉得你有点悲观情绪。”马冬在一旁向王苏文解释。

“???”王苏文心里这下郁闷了,我这叫悲观情绪?我不一直挺逗逼的吗?我认为自己是一个阳光逗逼大男孩,是给人带来欢乐的啊,我跟你们聊天你们难道感觉不到快乐吗?

“为什么啊?”王苏文十分的疑惑,忍不住开口问道。

几人都摇了摇头,“感觉!”

神特么感觉!王苏文差点被这回答整吐了,感觉可还行。

“好了好了,接着喝点,还有不少呢!”马冬看着王苏文的表情像是吃了那啥一般,他笑了笑又招呼几人喝起酒来。

刚刚大家都很明白,王苏文没有说他自己的那些事,证明他不想说,所以后面就没有人再提了,这次录制最终也算是完满结束了,能交差了。

结束后几人又约着去了下一场,直至次日凌晨才回去休息。

躺在床上的王苏文叹了口气,真特么的累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